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何裕民在和合学派成立时的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4-09-23 17:16:10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本页提供2014年9月23日肿瘤治疗专家何裕民教授发表的《何裕民在和合学派成立时的演讲稿》文章阅读,主要包括和合学派的学术特点,创立和合学派的宗旨等内容,全文如下:

2014年9月19日,何裕民教授联合一批有识之士共同创立中医学和合学派,在朱丹溪“相火论”的基础上进行了创造性的改进,立足现代中医,厘清传统医学脉络,融合西方医学、生态医学、心身医学、人文医学、伦理学等思想体系,以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为指导思想,致力于研究和实践现代科学中医,探索医疗资源分配以及促进医患和谐等相关问题,商讨中医及医学未来的发展趋势,为百姓健康提供实际解决方案。

在学派成立之际,何裕民教授对和合学派的学术特点和成立宗旨进行了详细阐述,现将讲稿整理如下:  

一、和合学派的学术特点

我曾写过一些文章,不很赞同什么“和谐拯救世界”、“和为贵”的笼统提法!张立文教授“和合”那些观点,理论讲是对的,但却有致命缺陷——只讲和合,和合就解决一切问题?不见得!

何裕民和和合学派的合影

历来,中国人的确是讲和合的,习近平在《之江新语》中也提到和合是我们的文化传统。但这个问题上有个误区,需要解释:

朱丹溪讲过:人要有动力(类似于心理学的动机),他把这种内在动力称为“火”,人不能没有“火”,没有火就缺乏了生机与动力,他进一步把“火”分成两类:“君火”“相火”。君火就是心主管的火,可以理解为清晰思维下的意识行为(或者说“明意识”),“相火”则是宰相管辖的火,类似于本能及潜意识的“冲动”。它虽来自人的动物本能,却十分重要——“人非此火不能有生”,若相火缺失或虚弱,就不会有生机勃勃及旺盛生命力,因为缺乏了动力机制;但相火又不可过旺,要有个“度”;相火旺了,常可戕害生命,就像是欲望太盛,折腾生命一样,故他又说“相火为元气之贼”。联系到当下,现在有很多矛盾,光讲和合,对吗?

1、和合很多情况下是不可能的,一厢情愿的(你和美国人、日本人去讲和合,可能吗);

2、都讲和合,就没有了生机与动力,说白了什么都要限制,什么都要妥协,那就变成宗教了(连宗教都做不到)。

我们不是宗教,我们是医学。那为什么还要讲究“和合”呢?我只能说我们信奉朱丹溪的和合理论,既肯定相火的重要性,每个人要有冲劲,每个人要创造,每个人应该有活力和生机,这个活力和生机(即相火)不能限制;但是要有个“度”,要发而有所控制(中节),我们的医学,就是拯救那些出偏差的人,但是我们不主张限制生命,不能去限制活力。因此,是朱丹溪学说下的和合,而不是时髦的和合,这里面有很深刻的哲学思想。

其实,张立文教授讲和合的文章我八十年代就注意到了,我还是青岛某大学和文化研究中心的顾问。所以,我们一直注重和合,但是我理解的和与他们的不完全一样——不是一概的只讲和合,这就像对恐怖分子也大谈慈悲会有用吗?世界肯定有矛盾,肯定要创造,人肯定有本能冲动,而且世界上有冲突、有矛盾,不是坏事,而是本质特点;就像人有欲望,就像心理学讲本能,没有这些,人是没有活力的,不会进化的;世界也不会进步。但过了也不行,放任自流更不行!我们说既要承认本能,同时又要有所限制,有所调控,有所克制。宗教(包括佛教)说什么都要让啊,那是宗教,这是理想化的世界,不是现实社会。我们讲“和合”,是保持冲力,保持一定动力的前提下,有所节制,讲究“张力”。

这其实包括很多方面:例如自然界,用哲学角度看:自然界是对立统一的,变是肯定的,动力是必然存在的,没有变和动力,这个世界就死水一滩,没有今天;但是变的过程中,暂时的平衡,相对的稳定,非常重要——暂时的平衡和相对的稳定可以让身体修养生息;让事态趋于平和,才能有所稳定和发展。

生命也一样,既要有旺盛生命力,但也会有冲突及不和谐,这个相火,促进生命;但过旺导致了偏差及疾病;我们应该努力按照内在规律,去加以协调与调整,而不是一味地抑制或刺激促进。

我们尤其强调自我心身之间的和合,人内外(自我与环境)的和合,这不仅仅是原则,而且也是最高的生存哲学与技巧。

又如,医学只是一类技术,不同门派、学科、体系之间,有矛盾,有不同看法,甚至抵牾,这很正常。怎么办?和合,知己知彼,加以取长补短,善于包容:发展我们自己的,包容吸纳他人的——我们临床为什么不排斥其他学科(包括西医)、其他学派(当然巫术及胡说八道不在其内),甚至其他领域及学科的介入(如心理、饮食、社会学等);技术就是讲究实用基础上解决问题!“和合”是最聪明的选择——故我治疗癌症十分推崇邓小平的“猫论”。

二、创立和合学派的宗旨

北宋哲学家张载有段话我一直非常欣赏,也常作为座右铭自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他的人生理想。也可以看作是创立和合学派的宗旨。

张载和朱丹溪都是宋代人,当然张载是朱丹溪老祖宗,两人差两百多岁,张载死后203年(死于1078年)朱丹溪(1281年)出生。朱丹溪信奉程朱理学。张载是程朱理学的创始人之一,是程氏兄弟的表叔。因此,相信祖师爷朱丹溪也一定信奉这句话,可能也会把它作为格言的。

作为当今社会的一个知识人,肩负着重建传统中医及弘扬传统文化的知识人,作为我们这样一个学派应该有所担当,要有一定的高度,因此,我们把这句格言定为学派宗旨。

简单解释:为天地立心,我们应该有使命感,在当下社会,千载难逢机遇与挑战并存,应立足本职,为中华强盛努力奉献;

为生民立命,就是借助医学拯救百姓,呵护生命,守住健康;

为往圣继绝学,这尤其重要,我们要为传统精华的承续,孜孜不倦地工作,以免中医学真的成为“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中医学及中国文化还有世界性意义,至少和合观念可以为万世开太平做出贡献。

既有立志与励志的(立心),也有本职工作的(救人/立命);更有学术的(继绝学);最后是政治的、世界的(万世开太平)。

只有胸怀大志者,才能成其大事,包括成为一位良医!

恳切盼望大家以此为训,努力奋进,积极践行上述宗旨。

如此,各位的学术生涯一定会异彩纷呈,自我的价值也会更加凸显!传统精华的弘扬,会在众多有志者添砖加瓦中得以实现!

上一篇:癌细胞的特点:癌细胞会自我限制

下一篇:82岁发现晚期肝癌的患者喜过88岁生日:知足者长寿!

相关内容: 何裕民 和合学派

  • 萍水相逢 评论: 一直都喜欢何裕民教授的风格,希望和合学派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