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7.需从应对战略失败中走出

发布时间:2013-02-01 10:26:46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第一章 事实:让人触目惊心

第7节 需从应对战略失败中走出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在1971年国情咨文中,美国尼克松总统用了大约100个词建议开胰深人的癌症研究,以寻找根治癌症的方法。他当时并没有用“战争”这个字眼。这时,关于怎么做法,专家们的意见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争论核心问题是要“创造性研究”还是“组织研究”,换句话说就是组织癌症研究的国家机构究竟应当拥有多大权力。

作为争论的一方,医学学术组织、医学院校等结成广泛同盟,他们乐于接受来自联邦政府的资助,但不想接受政府的指导,甚至哪怕是松散的协调争论的另一方,是被公认为癌症研究教父的波士顿医生西德尼。法伯,他认为应当开展大规模、有组织的研究。他当时说我们不能等待对癌症的透彻理解,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在癌症治疗方面取得巨大进艘而追求在基础研究领域对所冇问题都获得圆满的答案。在人类医学史上有很多案例,人们往往在获得成功疗法以后儿年、几十年甚至儿个世纪才理解治疗机制,比如牛痘、洋地與、阿司匹林都是如此。”其实,从今天的观点来看,法伯无疑是正确的、现实的、有可能成功的。因为在有限的几十年时间内,人们对癌症的认识不可能十分透彻明了,但对癌症的有效应对却刻不容缓3可惜的是,他在这场争论中失败了。

今天,癌症研究已经细分为许多专业领域,精确计算美国政府从1971年至今在癌症研究领域投人的经费几乎已经不可能。+过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院及其上级单位国家卫生研究院每年得到的经费以及大制药企业投人的研发费用、私人捐助等,仍然可以估箅出总的投人:从1971年以来,投人癌症研究的总经费大约是2000亿美元,而且通货膨胀等因素已经被扣除了。

很显然,原来的占据主导的路已证明走不通!

美国著名的健康专家、专栏作者加利。纽尔在20世纪90年代末有一段关于癌症的评论很值得品味,他指出:

“当今社会中,癌症成为了一种流行病并单独成为医学的一大重要课题^此课题不同于政治和经济领域的课題,每年上百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及80余万人在为癌症而勤奋工作。‘与癌症的战争’形成了许多抗癌大军。”

“每年,在美国癌症协会基金增加之前,我们总能听到许多关于临近攻克癌症,挽救數百万人性命的新闻报道。在这些新闻报道过后数月,仍然无任何突破性进展。人们对癌症付出的牺牲和痛苦仍在继续。根据美国癌症协会(八05〉的统计,至少有120万的美国人将在1999年被诊断为癌症,并且有56,3万人将死于癌症。我们还被告之:治疗各种癌症的进展仅仅是对癌症的部分了解,而且我们仅在治疗少数几种癌症上取得了某些成就,但总的来说,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

“部分原因在于领导这一战争的人们的战略失敗,他们对于癌症的眼光注定是短浅的。对于他们而言,认为癌症是一个以肿块为表现的局部疾病。过去的肿瘤学家企图通过切除、毒杀,或照射肿块来消灭肿瘤,挽救患者生命。研究基金的分配由在这场与癌的战斗中哪个专家当头来决定。当国家癌症研究所的头目是一个化疗学家时,基金就用于化疗;如果该头目是一个放疗学家,基金則用于放疗。不幸的是,少数人已经持续控制着基金的流向近30年了。这些同行没有吸收那些正在试验更先进、无毒、无侵害性和最重要的非专利治疗方法的医生加盟。”

“事实上,金钱和自身兴趣成为研究者发明新的癌症治疗方法的障碍。对癌症基本性质的不了解妨碍了人们对新疗法的接受。癌症社会因体到现在才开始认识到个人的态度、信仰,和某些特殊饮食对癌症的预后和形成有影响。直到最近才有科学家宣布环境是致癌的决定性因素,癌症的出现表明人体全身免疫系统的崩溃。有些医生至今仍很不情愿地宣布:仅用手术切除肿瘤或用化疗或放疗杀死肿瘤细胞的治疗方法最终均因副作用而以患者死亡而告终,并不能阻止癌症的发展和恶化。”

显而易见,以传统的对抗性方式,试图寻找特异性杀癌方法的“向癌症宣战”彻底失败了。但人们并未气馁,人们陷人了沉思。诚如美国著名肿瘤学家哈纳汉所总结的:“过去的路走不通了,我们期待着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研究方式。诚然,这种改变首先依赖于技术的进步,但最根本的改变还有赖于观念的更新。”

其实,从20世纪80年代起,WHO就一直在寻求关于癌症人们是否可以形成某种共识;而这一历史时期医学及相关领域发生的一系列重要负件或发现的歌要事实,也促使人们加快了这种观念、方法及一系列对应措施的更新与转变。这-切,预示着人类能够更客观、积极而有效应对癌症的时代,正悄悄来临!

总之,严竣的癌症问题呼唤人类新的合理对策,而这一切首先应建立在对过去错误的反思与批判,以及对癌症一些基本认识和某些共识的寻求等方面。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6.向癌症宣战

下一篇:第二章 癌症:只是慢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