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24."生物场"理论:"内乱"自有根源

发布时间:2013-02-01 10:16:14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第三章 本质:生物体的“内乱”

第24节 "生物场"理论:"内乱"自有根源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既然致癌基因是正常基因,那么,癌细胞与正常细胞就是同源的。但是,为什么有些人患癌而另外一些人不患癌呢?有些人患了癌症可不治自愈,而大多数癌症患者用尽各种治疗手段处理后,仍然逃避不了癌症复发的厄运?

在这些疑问中,经过各种方法检查确诊为癌症而又未经抗癌治疗却“自愈”的临床现象引起医学家们极大的关注。他们力图由此找出征服癌症的突破口。科学家们经过对近100年来全世界所报道的500余例“不治自愈”癌症患者的进一步研究,发现患了癌“不治自愈”的患者不是“不治”,而常常是通过一些特殊的形式来“自治”。如他们当中有些人在患癌症的过程中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又患了持续性高热性疾病,等治好高热性疾病时却意外发现原先患的肿瘤不明不白的缩小甚至完全消失;有些人是迁出了原来的生活环境;有些人则是精神因素的彻底改变,等等。究其根源,就是这些附加因素作用使患者体内的生理生化环境和代谢环境(通常又称作“内环境”、“微环境”)发生了不利于肿瘤细胞继续生长繁殖的改变。因此,人们认为:这些变化实际上是生命体内自我改造、自我调节、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过程。从细胞恶变的根源来说,这种体内代谢环境的自我调节与修复才是对癌症的真正根治!可惜不是所有的癌症患者都能有这种好运气!如果能用人为的办法来为所有的癌症患者“复制”这种好运,那也将为人类征服癌症开辟一条充满希望的捷径!

上述现象促使人们把对癌症发生机制研究的聚焦点从基因和细胞分化凋亡外,同时也转移到基因、细胞等赖以生存的机体“内环境”、“微环境”上。

“内环境”是一个已有一个多世纪的旧概念了,新近又受到“宠爱”。就我们看来,“神经-内分泌-免疫”这一网络系统的协调稳定与否,构成了现代“内环境”概念的核心内容。它们的协调稳定与否,也是决定了包括癌瘤在内的大多数慢性疾病发生发展的病理机制之关键。可以说,任何癌变的发生,均有这一网络系统的失调参与其间。只不过这一网络也许是起着主导或重要作用,也许是起着从属或“噪音放大”效应。正是“内环境”的持久失调,为各种癌症的发生发展,创造了有利的内在病理生理条件。

在我们看来,内环境“稳定”(又称“稳态”,是一种时刻在变的动态平衡),与阴阳协调概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中西医学理论思维的结晶。中医学所强调的癌变基础,哲学角度上可概括为“阴阳失调”;落实到实体(或曰具体机体上),则重在气的衰盛(气虚)、气机失调(气郁)、湿浊泛滥(湿阻)或血行不畅(血瘀)等。而这些,若就其现代生物机制作出细细分析,大多都与神经(特别是自主神经)、内分泌及免疫系统的局部或网络性失调有关。因此,若能站在一定的高度,中西医学在这些问题上是完全可以作出深刻对话的。

如果说“内环境”是泛指全身状态,那么新近提出的“微环境”或曰“微生态环境”只是指癌症发生的局部小环境或微小环境。现代研究表明,诸如“组织形态发生场”、“组织结构场”等“微环境”则是影响癌症发生、发展乃致复发的局部微小却又十分重要的基础。

医学专家们在多次实验中,把不同类型的癌细胞放到了一个新的“微环境”中,发现这些癌细胞常常又可变回正常细胞。这种正常细胞经过许多代繁殖之后,仍是稳定的、正常的。因此,科学家推测:癌细胞的产生可能是因为“微环境”的不适当刺激导致了分化障碍:当处于不太有利的微环境里时,这些细胞不能形成正常结构;但同样的细胞回到正常微环境时,可能因为得到了适当的信号而形成了正常组织。

实际上,人们在临床中遇到过许多癌细胞逆转为正常细胞的现象。比如原发癌体姑息性切除后,未经治疗其全身的转移瘤灶自行消失了。许多晚期肿瘤、老龄患者在单纯中医药的治疗下,瘤体明显的缩小和消失了。

鉴于此,人们进一步提出“组织形态发生场”(tissuemorphogeneticfield)和“组织结构场”(tissueorganizationfield)理论来完善“微环境”之说。这种理论认为,不同的细胞都生存在特定的“组织形态发生场”里,细胞间通过不断的信息交流,逐渐获得其细胞特定分化的形态与功能,以形成和维持完整的组织结构和功能表型。细胞的分化尽管与基因的表达与调控有关,但基因的表达与调控并非自发产生,又受制于“组织形态发生场”等的影响。

美国的索南夏因又提出癌症发生的“组织结构场”理论。该理论认为是组织微结构和细胞微环境的改变所引发的细胞与细胞、细胞与间质信号交流的异常,成了细胞失控性增殖的原因。因为对于成熟的个体,由于成熟细胞不断地衰老和死亡,需要细胞组织经常地加以再生与修复。机体的整体和局部因素的相互作用在维持细胞再生与组织修复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这一相互作用过程被称作“组织结构场”,它的完整性遭破坏,比如在各种慢性炎症,如肝硬化、腺上皮萎缩或增生、化生等过程中,可导致原有正常细胞修复过程的异常而促成癌细胞的发生,因而人们所见的大多数肿瘤都伴有慢性的组织损伤和组织改变。

组织结构场的改变为组织内细胞的增殖分化提供了不利的微环境。此时,由于增殖的细胞不能分化成熟,机体有功能的细胞数量减少,这反过来又使得机体不断地产生刺激性的增殖信号,从而促使分化不成熟的细胞持续处于增殖状态。这时,恶性增殖持续,癌细胞出现便不可避免。

总之,组织微结构的异常和/或致癌物的存在,干扰了组织内细胞与其微环的正常交流,是癌细胞产生的前提之一。套用一句通俗的话:癌症的发生发展,就像“黑社会”的形成壮大一样,“内乱”决非凭空而起,自有着深刻而错综复杂的内在和社会根源。

下文接着讨论的精神心理因素和自身生活方式等,都是通过影响机体“内环境”或“微环境”而促进或阻断癌症的发生发展过程的。也就是说,精神心理因素和自身生活方式等,是“内乱”的重要影响因素。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23.癌症非炎症,乃机体"内乱"也

下一篇:25.不良精神心理:癌症的"催化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