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74.事实让我重新认识了中医

发布时间:2013-02-01 09:55:26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第八章 可推崇模式:零毒抑瘤加辨证治疗

第74节 事实让我重新认识了中医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这是一个颇有戏剧性的事例,能说明一些问题,故愿与大家分享。

2007年夏天的一个傍晚,笔者门诊接近结束,来了一对40多岁的夫妻,男的一看即是患者,有黄疸。因门诊快结束了,故笔者与研究生们气氛比较放松,没想到来者先递上一张名片,并说:“我姓顾,是某省某县人民医院院长兼党委书记,也是该省跨世纪医学人才,已发表论文20多篇;我夫人也是医师,是中医学院毕业生,毕业了快20年,但现在改行了。”说话中颇带几分不以为然的神态。我与待诊的学生有点懵了,哪有看病的先如此自我推销的?当下看看病史,看了CT和相关检查。原来他刚刚查出肝癌,靠近肝门处的癌肿有7~8厘米,已无法手术;肝门有阻塞,故出现了黄疸;肝功能及AFP指标均不正常。已住进上海顶好的医院,听同事介绍抽空来看看中医。这时,笔者按常规给了他中医药系统的处理方案。但我心里明白,此人不会认真遵循医嘱,甚至不会用中药的!因为他的整个神态和架势,说明了很多问题。

1周后,仍是这个时间,夫妇俩又出现了。只不过先生黄疸更甚了,人明显消瘦了,精神也大不如前了。我还有几个患者没看完,他们就在远处坐着,一脸的急切、无奈和沮丧。

原来,顾某住院后进一步检查表明:情况非常不乐观。除了支持性治疗外,该医院讨论后认为他已无任何积极治疗之指征:介入进不去,全身化疗无价值,手术不可能,γ刀范围太大、太散,肝功能又严重损伤,甚至连内插管、装支架排黄疸的可能性都没有。1周来黄疸明显飚升,现只剩下中医药这一座“独木桥”了。他也坦陈:这几日他根本没吃我开的药,连药都没配。因为一心想借西医治疗,现路全堵死了,只能破釜沉舟靠中医药了。而且,他告诉我,他之所以会到上海即来找我,尽管原本充满着疑惑,是因为他做院长的医院里的一名护士长、一名药房员工都是笔者的患者,她们一个是乳腺癌骨转移、锁骨上淋巴转移,一个是原发性肝癌。1年多治疗,都出现了奇迹,乳腺癌转移在化疗无法进行的情况下,居然用中药给控制了;而肝癌患者是乳腺癌患者的好友,当时已想放弃治疗了,是她介绍硬劝来看的,现活得很好。这2位患者笔者都还依稀记得。因此,笔者对顾某也实话实说了:“您只有华山一条路了,但还远未到放弃的绝境!希望您积极配合。如回去后,2周内黄疸还上升,那么只能在当地肝穿刺引流了。至于其他治疗,您自己也很清楚,意义不大了,若认真运用中医药,相信或许能发生奇迹。”笔者并给了他几位类似患者的联系方法,希望他能通过与他们的沟通,确立康复信念。至于治疗,则辨证汤方加大剂量零毒抑瘤制剂。考虑黄疸较甚,外敷同时,眼下先加用灌肠一剂,希尽可能借助多途径地促使黄疸排出。

4~5个月过去了,已大大超过上海医院原本断定的生存期限,而他那边传来的消息却是挺不错的,笔者自然也心安多了!转眼到了年底,我应邀去他所在的省城做学术报告,同时会会一些老病友。那日的报告上午8点半开始。笔者8点多走进挤满人群的会场时,第一排竟端正地坐着他们夫妻俩。当时笔者有点惊讶!问为什么这么早来,顾某不好意思地告诉笔者,中医药调整后他的总体情况大有好转,黄疸已大幅度下降了,也不用穿刺了,指标都有明显改善,人也长胖了,现想好好学习学习中医药,故抢了个早。报告完后笔者给老患者诊疗,一直到晚上11点40分。而他就是最后一个,整整15~16个小时陪着,期间一直静坐在旁倾听。的确,他的黄疸接近正常了,肝功能好转了。而且,这些天的消息更令人振奋,肝内肿块平均缩小了2厘米多。中医药对如此棘手的晚期肿瘤的佳效,让这位原先不太看得上中医药的院长,第一次折服了。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73.平民之生与帕瓦罗蒂之死

下一篇:75.古医案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