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84."积极"与姑息,导致阴阳两重天

发布时间:2013-02-01 00:19:51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第九章 转移复发:别轻言放弃

第84节 "积极"与姑息,导致阴阳两重天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早在2004年,云南的陈子久、李文辉等医师即报道过在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牵头的8家权威医疗机构联合开展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多中心、随机、双盲临床试验中的两个典型案例,颇能说明一些问题。该报告如下:

云南弥勒县58岁潘女士,2002年8月,被云南省肿瘤医院确诊为IIIB期右肺鳞癌,右锁骨转移,经过56天的靶向放射治疗,加上服用能够拮抗放化疗毒副作用,又能提高放化疗敏感度的傣族抗癌药后一个月的CT片显示,右肺上叶前段的病灶消失,4个月后右锁骨淋巴结消失,患者已达完全缓解,从得病至今,已和正常人一样高质量地生活了两年零两个月。

另一位是北京61岁患者刘先生,2003年4月21日,被解放军第307医院确诊为IIIA期右肺鳞癌,同侧纵膈淋巴结转移。入组后一周,患者又希望手术治疗而出组。该患者术后又连续进行了四个疗程的化疗,白细胞最低时只有1200,血小板35万,虽然在化疗期间,多次使用升高白细胞的G—CSF制剂和输血小板,但5个月后又发现同侧锁骨淋巴结及骨转移,到2004年2月,该病人去世,生存期仅为10个月。

“同为右肺鳞癌病人,而IIIB期潘女士比IIIA期的刘先生更为晚期,但前者选择了‘靶向和控制’的治疗方案,病人不仅生活质量高,生存期长,治疗费用也低。可见,对于初治的癌症病人,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案是十分重要的。”

我们说这一比较分析十分中肯。其实,这类情况非常常见,笔者不久前刚接触了一对反差极大的案例,更能说明问题:

2008年夏,一位在某大学从事设计的专业人士,通过朋友,辗转地找到了笔者,他的父亲已67、8岁,被确诊为晚期右肺癌,腺癌可能性大,多处骨转移,右肋骨及尾骶骨疼痛,有咳嗽,偶而有咯血。以中医药零毒抑瘤为主,肋骨疼痛处以外敷剂配合,很快控制了症状。但入秋以后,尾骶骨疼痛加剧,当时便局部作了靶向的r-刀治疗。元旦前后再次见老人,神采弈弈,毫无病色,唯偶有咳嗽(因有长期抽烟史)。此老人已知晓病情,因并无明显的躯体不适,也已大大超过了许多医师预测的生存期限,故精神上仍比较乐观、健康,吃睡皆佳。

而就在笔者元旦前后再次见到老人的前一天,该专业人士所在大学的院长,一位当地著名的学者,刚刚开完追悼会。而该院长与其父亲同龄,晚于其父亲被诊断出肺癌,病情相似,还要轻些,但由于是名人,人们格外呵护,也由于医疗条件及医疗资源过于丰富,故一开始就以最好的化疗药治疗,直到第三次化疗后,老院长恳求医生及子女,放过他。凄惨地说:“我不是老虎、狮子,放我出医院吧!回家去吧!我不会伤害你们的……”然而,子女与医生坚信只有“积极”地杀死癌细胞,才是正确的治癌之路,故还是上了第四次化疗,结果一命呜呼!死于过度治疗。当该专业人士说起这“阴阳两重天”时,不禁唏嘘不已!感慨良多!真的,人类何时才能从自我挖掘及编织的过度治疗陷阱及恶网中挣脱而出呢?看似“积极”的治疗,由于违背了医学的本质,也因于对癌症的本质认识的不当,却导致了极其悲惨痛苦的结局!?而看似“消极”的姑息治疗,却也收获了生存质量提高与生存时间延长的双重收益,这样的反差,不值得人们好好深思吗!?

至此,我们觉得陈子久、李文辉等医师在报告完了上述案例后的一番分析很值得一提。他们说:“我们有些临床医生迄今仍机械地强调根治术或局部癌病灶大小的变化,而忽视‘病人’与‘病’的辩证关系。治病是为了救人,如果病人的生活质量非但没有因‘治病’得到有效的改善,反而恶化;生存期也没因‘治病’得到延长;那么,病人又何苦为‘治病’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今天的许多患者的经历不正是这样吗!这不值得我们好好地痛定思痛吗?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83.转移癌:远未到"绝境"

下一篇:85.转移癌:需要新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