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49.刻骨铭心的2个案例

发布时间:2013-02-01 10:06:50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第六章 世纪性反思:从“寻找与破坏”到“靶向与控制”

第49节 刻骨铭心的2个案例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促使我对癌症产生兴趣并彻底改变看法的是两个相近时间发生的案例。

1978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在奉贤人民医院实习,急诊值班,一个19岁的小伙子,身高1.80米,满脸通红,骑车来看病。查了血象考虑是白血病,我嘱其入院治疗。当时住医院病人是要自带被褥、热水瓶的,故嘱其回去取。他家离县城34里地,当晚他回到医院。住院第二天,主治医生即开出化疗医嘱,化疗到第3天,他起不来床了,第4天晚上,他死了。当时我的心像撕裂一样的痛!这个比我小几岁的壮实青年几夭前还蹬着自行车90里,用药4天后居然就这样死了!我的心非常愧疚,我觉得是我杀死了他。那天我不收治他,他不会这样死;也许我救不了他,至少他不至于只活四五天。那以后,我一头钻进医院图书馆,查有关资料。那时,医学书十分有限,有的就是《希氏内科学》的老版本。书上清楚地写着这种治疗的方法没错,证明那是权威的,科学的,但人却死了!在“科学”与“事实”之间,我迷茫了,而且那时候社会正在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话题。这个案例对我的触动太大了,我坚信这里面有许多人们远未搞清楚的问题。

毕业留校后不久,我插队的地方一位刚退休的县革命委员会生产指挥部领导来上海找我,希望我这位接受过“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上海医师能帮助他治肺癌。我陪他走了好几家医院,一概拒绝收治,因为他患的是晚期肺癌,又伴有较严重的冠心病。在当时,癌症被人们认为是治不好的。无奈之下,我和他实说没医院愿收治了。想不到他就认定上海了,希望我无论如何帮他找好医生看。无奈,我只能帮他找了我校内科权威张伯臾老中医,先帮他调整冠心病再说。当时的医生一般都轻易不碰癌症,故我没和张老直说他患的是肺癌,只说是冠心病,至于肺癌,我则在张老的心脏病药方上加几味药。由于找张老很难,故以后就通过书信,由我直接改方。想不到这一改就是10多年。从1978年是"'0多岁、雪老人,一直活到了1989年,整整活了10多年,大大超过了当时西医给他定的寿限:3个月到半年。‘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正反两个案例,对一个喜好哲学思考的人来说,触动该有多大!这是驱使我临床上一直致力于中医肿瘤治疗的最初动因。当时我想得很简单,既然治不好癌症,我不治癌,先让病人活着,活得好一点,行不行?总比乱来一通,让病人死于化疗,尽早告别人世间要好得多吧!

以后的临床经验进一步强化了我的这一信念,朦胧中我也逐渐感悟出,在很多情况下,癌症只是一种慢性病,是人们错误且杀伤性的应对措施,断送了许多人的性命。这反过来又强化了人们的恐惧,终致后果越来越严重!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第六章 世纪性反思:从"寻找与破坏"到"靶向与控制"

下一篇:50."战争模式"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