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何裕民 >

13.美国与上海的数字比较

发布时间:2013-02-01 10:20:24 作者:百年养生网 出处:百年养生网
所在栏目:何裕民 何裕民

第二章 癌症:只是慢性病

第13节 美国与上海的数字比较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我们常说,要用事实说话,而事实往往就体现在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数字之中。因此,对一些关键数字的解读,可以给人以启迪或提示。最近,关于癌症的一组数字引起了我们的关注。

上海有关部门曾发布经统计确认的上海市患过癌症而幸存着的人数,总共为13.4万人(2006年底),结合上海市户籍人口总约为1368万(2006年底),可以说上海市人口中,有1%的生存者曾患过癌症后还活着。

据美国癌症协会统计,20世纪70年代癌症幸存者为300万,2001年快速上升到1000万,而当时全美国的总人口还不到3亿。换句话说,美国不到30个人里面,就有1个人是患过癌症后还活着的。

据笔者所知,上海每年癌症新发病率和美国接近(标化后均接近300/10万),换算一下均为3‰,即每年1000人中约有3人罹患癌症。相同的发病率,但生存率却大不相同,这里面的深层含义值得品味!

首先,我们作一个简单的推算:美国每年新增癌症患者100万左右(人口基数的3‰),现有1000多万癌症幸存者,那么患癌以后的平均寿命就是10年以上;美国公布的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为70%~80%;除去一些比较凶险的癌症,大多数癌症患者的平均寿命将大大超过10年。在上海,1400万人口每年新患癌症数在4.2万左右,现有幸存者13.4万人,平均寿命仅3年多一点点?就总体而言,上海地区癌症患者的5年生存率稍高于30%,与美国相比,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落差。

有人会说这是科学技术水平的差异,这种看法对吗?笔者以为很值得分析分析。

首先,在开放的上海,一些最新的医疗方法迅即传到上海,至少化疗所用药物上海与美国并无大的差距。美国所用的许多新一代药物,在上海几乎均可找到。笔者的患者中很多人就曾经用过许多美国最新一代的抗癌药物,有些人现在还在用。不敢说所有的上海癌症患者都能用上国际最新的抗癌药物,但若以所用药物的差异来解释上述“巨大的落差”,显然太勉强!

中国由于人口基数大,癌症患者人数众多,高端医疗资源又高度集中在上海、北京等少数城市,因此这些城市的医生手术机会举世无双。有人曾戏说,上海某肝胆医院一名主刀医师1年的肝癌切除手术,是美国一所州立大型医院1年所有外科医师肝癌切除术的总和。熟能生巧,严格依赖实践经验和技巧的手术,中国医师特别是大城市医师,绝不逊色于国外。

放疗、生物疗法情况亦类似。

显然,不能仅仅用技不如人、设备不如人或药物落后等科学技术因素的不足对这一巨大落差作出合理解释,更何况我们还有中医中药!美国是没有中医药的,尽管笔者的一些海外同学在美行医中也会碰到美国肿瘤患者手术后求助于中医药,但这毕竟是很少的一部分。从笔者10多年的系统统计,到患者的自我体验,到中国肿瘤内科(化疗法)的奠基人孙燕院士的一再告诫,都表明:合理的中医药治疗对肿瘤康复是极有价值的,可大大提高肿瘤患者的生存率、生存期和生存质量。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就曾做过统计,其6000多名(统计时的数字)会员中,85%的人认为中医药对他们的康复有很大帮助就是明证。

这更凸显出这种巨大落差的刺眼性!

笔者认为,对此可作出以下合理解释:这是高度恐癌的社会文化极端扩散的后果。由于高度恐癌,故只能极度依赖化放疗,以致动不动就化放疗过度;对健康和保健的意识淡漠,平素不注意例行体检,早期癌的发现率很低,治愈率当然不会高了。

进一步加以分析,以下几重因素值得重视。

首先,中国是个没有宗教的国度(严复、冯友兰等哲人的判断),而宗教总体上说是教育教徒们从容面对死亡的。故中国人较之其他众多民族,对死亡常是高度恐惧的。这已为跨文化的比较研究证实了,但这只是背景性因素。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国人对癌症的极度恐惧广为扩散。“癌症就是死亡”的观点尘嚣日上,生癌就是“一切都完了”的观念深入人心,成为抹之不去的魔影。因此,有相当数量的癌症患者是被“吓死”的。笔者很清楚地意识到恶劣心理对癌症患者的治疗及预后有着极为消极的影响。笔者所领导的诊疗中心之所以能有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超过70%,很大程度上在于充分利用心身医学的综合优势,借助包括圆桌诊疗、康复协会、康复大讲堂、话疗、爱心使者(社会义务工作者)等形式,首先努力致力于纠正癌症患者的消极心理状态。

其次,上述社会观念使得落伍的、极度依赖化放疗的癌症治疗旧模式根深蒂固;其中还掺杂着各种利益纷争,更是加剧了化放疗过度。其实,国际肿瘤治疗界在20世纪末已开始改变肿瘤的纯“对抗性”治疗思路,不再奉行“战争模式”,反对无休止的大剂量化放疗,而是主张适度治疗,主张以瞄得更准的靶向药物适度治疗,而国内却尚未能跟上这种重要的治疗思想转变。过度治疗,特别是过度化疗,成了国内癌症患者生存率低下的重要原因之一。

笔者曾与某省肿瘤医院化疗科主任同桌吃饭,在应酬席间,化疗科主任明确告诉席上诸位朋友:他的病房患者中,有九成是死于化疗过度的。当然,九成死于化疗过度,原因很复杂,其中大部分是晚期难治性癌症,然而这也折射出治疗过度的危害性。我们知道,1980年代以前,美国癌症死亡率与上海今天的现状还算比较接近的,也是不断攀高的。但在1990年代后期,生存期逐步开始延长。而这正好是发生在国际肿瘤治疗界强调适度治疗,讲究提高生存质量,重视靶向治疗以后所发生的事。以致到了2005年,美国的癌症患者死亡人数第一次开始下降。因此,是到了接受先进的观点,改变旧有的治疗思路的时候了。唯有这样,才能真正有效提高肿瘤治疗的效果,降低死亡率,减少患者的身心痛苦,并明显提升患者的生存质量,使有质量的生存期能不断延长。

第三,加强国民保健意识教育,强调注意例行体检,以期能发现早期癌症,这也是一项艰巨而重要的任务。

返回何裕民《癌症只是慢性病》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12.远方的呼应

下一篇:14.杀尽癌细胞,谈何容易